[启x邪] 学长 09

-


吴邪套着羽绒服沿着冬青墙往学校最角落走。

体育用品室那排平房暖气本来不通,不知张启山使了什么手段把锁着的水闸放开,跟职工宿舍同一批上水,供暖比教学楼还提前。 

推门进去一股热潮,临街的窗户开着依然能闻出烟味,他把大衣挂到窗口,踢踢张启山垂在地上的脚,手帕扔他脸上:“还你。要问我什么?”

张启山拎起手帕看看塞进他裤兜:“回去重洗。”

吴邪撑过他在里侧躺下问:“什么事?”张启山左手搂他往自己身上带,吴邪推着他抗议:“动什么手,是你说要说话。”两条胳膊推不过一条,他整个人都被翻到张启山身上。

张启山右手往地上弹弹烟灰道:“抱着说。” 

哪次抱着‘说’了?

吴邪趴着等了一会儿,张启山果真没有后续动作,只静静搂他躺着。缓慢有力的心跳从通过贴紧胸膛传进来,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心脏是被他带着才跳动。

张启山摸到他头上。他有发蜡,很多弧线看着柔和其实是硬的。头上的手四处碰碰,最后贴着脖梗插进发根捋那些很短的软毛。

挺舒服的,吴邪的手从推拒改成接受搂上张启山腰侧,他们迄今为止还没事前拥抱过,今天这样实在难得。

吴邪贴着张启山耳边问:“你喜欢吃什么?”

“你。”

吴邪晃他一下:“好好聊天,平时喜欢玩什么?”

“你。”

吴邪不说话了,换个更舒服的姿势,刚好能看见张启山扔在地上的烟头,烟丝燃烧殆尽,红色火星由亮转暗慢慢熄灭。

他有些纳闷之前为什么要天台见,为什么不直接在这里,封闭、温暖、还有地方躺。

张启山右手收回来搂在他背上,抱他一会儿问:“你生日几号?” 

吴邪都快睡着了,闭着眼咕哝:“3月5号。” 

“生日过完十六?”

难得他对自己的事表现出兴趣,吴邪挺开心,抱着他的手紧了紧:“嗯,过完十六。”

张启山在他脸上摸摸:“过了十六给我好不好。”

吴邪撑起来问:“什么?” 他每个字都听见了,连在一起没听懂。 

张启山双手捧着他的脸看,吴邪想俯身吻他,张启山的手没松,他下不去,眼闭一会儿又张开,张启山还在看他,表情很认真。

吴邪笑了:“看什么呢?”

“看你。”

吴邪莫名其妙。张启山的视线从他额头扫到眉毛,经过鼻子,再到嘴,然后下巴,最后才是眼睛,眼神和平时不一样,更深一些,吸着吴邪望进去探索:“怎么了?你要什么?”

张启山拇指抹抹他的脸,吴邪抬起一些在上面蹭,张启山忽然掀起他的刘海。

“喂。”造型要乱,吴邪躲了几下放弃了,张启山两只手一起把他刘海捋到脑后,定定看着他。

吴邪胳膊撑在他胸口,指头在他脸上戳:“今天怎么了你?”他已经抱够了,现在想吻他或者更亲昵。

吴邪两根食指在他脸上,按出对称两个凹陷:“说啊,你到底要什么?”

张启山先抖了根烟出来,叼着点燃吸一口,夹着举在垫子外,收回来又吸一口,另一只手拦腰把他往上带,那只手慢慢下移盖到他屁股上,压进臀缝极具暗示地摸了一把。 

吴邪腾地翻到一边,不可思议地瞪着张启山。

张启山还躺着,动都没动,声音也平:“愿不愿意?” 

那一下足够他懂,吴邪紧张地问:“愿意怎么样?不愿意又怎么样?” 



接这里



去的瞬间吴邪喘息着张开眼。

卧室一片漆黑,房顶红色激光数字跳动显示刚过早上四点。他想起身,挣几下发现被子缠得很紧,费好大劲才把自己解出来,光脚踩在木地板上走进洗手间。

他没开灯,内裤脱了扔进洗衣机,迈进浴盆摘下喷头,打些泡沫揉在下身,冲掉擦干,回屋换上干净衣服,床边坐了一会儿,手机翻起来看,微信提示很长一排,每群几百条,挨个点开呼啦啦一片玫瑰花雨。

他呼了口气安静一会儿,没有提示也点开短信,最近一条是他发的春节快乐,紧挨张启山发的最后一条:“体育用品室,有话问你。”

吴邪又起身,摸到厨房拆出一瓶水,走回去站在屋中央,边拧边出神,喝到脸上,随手抹抹坐回床边。

当时张启山根本没坐过来,只躺在原地,一弹烟灰轻描淡写:“不愿意就算了。”

每过一遍细节都更具体,抖烟的角度,飘落的烟灰,以及他脸上没有表情的表情。

还有他自己,隔着老远,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不愿意。”

他以为算了是指不更进一步,结果张启山的算了包括更多。




评论(49)
热度(294)
  1. 凌无妖光の鱼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光の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