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启x邪] 学长 16

-




三四月份,春风裹着凉意生机和青草香气,吹在脸上一片温柔。

再进校门恍若隔世,一有人跟他打招呼吴邪下意识就往领子上扶,确认立着呢,按好,再跟人点头。

进楼先去厕所,扒开领口往里看,深红发紫一个印,提醒他周末的荒唐。其实张启山印的位置不高,穿衬衫甚至圆领T-恤也看不见,但他心虚,总想检查。

手指摸在上面,一小股电流往下走,他在洗手池边撑一会儿,拧开龙头手指彻底冲凉,甩甩手,余水抹在耳后。

进班胖子咋呼道:“天真你怎么也这打扮了!”

也字吓得吴邪心脏差点儿从嗓子里飞出去,按着领子强作镇定道:“周一升旗,穿错的是你。”

胖子哎哟一声四处借外套。

竟然没提周五,没提就是没看见,当时发生太快没看见正常,张启山那句罩他只冲陈皮,没人听见也正常。

不用费脑筋编解释吴邪松了口气。

中午在窗前目送他们那帮人进食堂又是另一番感觉。

吴邪缩回身冲胖子道:“没空篮,大奎和潘子也没在楼下。”

看他一眼都得装模作样,还不如趴在其他教室窗沿上看他的姑娘们——好歹不用找借口。

周二。

吴邪放学偏离平时的路线照着短信拐进小巷,张启山靠在电线杆上,见他来了烟头碾灭扔进烟灰桶:“送你回家。”

并排走路,手臂摆动指节自然触碰,他面上若无其事,注意力全集中在左手,不断给自己鼓劲儿:下次碰到张启山的手就握住。

下次,手臂交错,没有任何接触。

再下次,擦过,没敢动。

下下次,手被张启山一把握住。

吴邪心里一跳,立即垂眼看地,注意力转为尽量不走成同手同脚,一边数步子心理暗暗好笑,明明什么都做过,拉个手还会脚软。

张启山一路送他进楼,多按一层下电梯问他:“楼道在哪边。”

吴邪心领神会,铁门关上立即在楼梯间里搂在一起。

三天没见,贴着吻得难解难分,张启山按着他后脑勺直亲到他喘不过气才把人放开。

下去半层又抱在一起。

吴邪下巴搁张启山肩上环着他的腰问:“学校里能见面么? ”楼道里开口略有回音,张启山没说话,他又问:“行不行。”

“呵。”

吴邪推他:“笑什么。”

张启山把他带到贴墙站,凑得很近问:“想在学校里被我干?”

吴邪喉咙发干,眼神飘向别处:“你……你别不正经。”

张启山压上来,拉开他衣领在有吻痕的地方轻啄:“没不正经,想不想?”手伸进他衣摆抚摸腰线,抿住他上唇,吃过又去含下唇,舌头撬开齿列,冲进他嘴里卷住舌头逗弄。

吴邪被亲得发软,突然楼道门响,封闭空间巨大一声袅袅回荡,紧接扑通扑通下楼梯的声音,吓得他一把推开张启山。

张启山笑着把人揽回来,指节蹭蹭他脸颊低声安慰:“在咱们下面。”说完低头吮在他脖子上。

吴邪压低了声音说:“别……”

“别什么?”

“别在楼道里……”

张启山咬咬他耳朵:“更想在学校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张启山往他耳朵里吹气,笑着小声说:“都试试好不好。”

吴邪想说不好,没来得及开口又被他堵住嘴。

楼梯上时不时有响动,自家楼里吴邪格外紧张,越紧张张启山越逗他,压在墙上又亲又揉,蹭他一背墙灰。

“你!”他脱下衣服使劲抖,白色印子下不去,张启山给他穿回去:“等会儿我跟你换。”又把人压回墙上。

场面越来越失控。

张启山扶着楼道墙壁亲他额头:“裤子脱了。”

吴邪咬他下巴:“不。”

又吻在一起,张启山隔着衣服捏他胸口。

吴邪喘息着推开他:“你走不走。”

张启山搂着他腰边亲边说:“是你不让我走。”

“我没有……”

张启山顶胯蹭蹭他:“那它不让我走。”

什么,吴邪被他摸到身下,推他胳膊:“别……”

“嘘。”

一阵衣料摩擦的动静,一声闷哼,吴邪软得站不住挂在张启山身上,身后动一动更加难挨,轻声抗议:“你怎么那种东西随身带……”

张启山没说话,专心勾按。

“行了行了……”虽然楼道里人少,也不是没人,又是下班时间,总觉得随时会有人经过。

张启山解开制服裤子拉锁,家伙掏出来,涂上润滑把他翻过去。开拓的不够,又紧张,半天进不去。

吴邪撑着墙角双腿发抖声音带颤:“算了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评论(65)
热度(308)
  1. 凌无妖光の鱼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光の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