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追x六] 天文学是必修课 05 [完]

HP AU

--


三六在城堡里一路小跑,嗒嗒嗒的脚步在石阶上回响,移动的楼梯还没停稳便匆匆跃上,跑到另一端急急跳下,奔至地下室,敲开木桶,连滚带爬穿过甬道,赶在宵禁生效之前扑进奇帕奇公共休息室。

追命前脚刚刚着地,听见动静回头,被飞出来的三六扑个满怀,措不及防退后几步,一起跌进堆高的垫子里。

三六趴在追命身上慌乱道歉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…”

圆形公共休息室里没有别人,绿色植物进入梦乡,蜡烛只燃几根,将暖黄软垫映成太妃糖色,看上去暧昧又舒适。

追命门撑起上身,三六从他胸口滑到腰上,骑跨叠坐的姿势让他脸红,袍子绊住脚踝,一时无法起身,追命对他的无措浑然不觉,托起他领口滑出的金色飞贼:“哇,你随身带着。”抬起眼,扯开招牌笑容露出两排白牙:“这么喜欢。”

离得这么近,三六脸上发烫,心脏扑通扑通,跳跃的火苗映在追命眼里,吸着他望进去。

追命笑容收敛一些,手扶到他脑后,将他慢慢拉向自己。

什、什、什、什么,三六心头小鹿乱撞,紧张又略带期待,颤抖着闭上眼。

追命另一只手掀起他的刘海,额头贴上他的,声音关切认真:“你脸好红哦,发烧了吗?要不要让庞弗雷夫人看看?”

呜,三六羞得头顶冒烟,想对自己用缩小咒语,躲进垫子堆再不出来。


风和日丽的晴天,飞行课上。

三六颤颤巍巍,以允许范围里的最低高度、最慢速度,艰难绕过两个障碍,鬼飞扔进球门,将将完成任务。

刚松口气,霍琦夫人高声宣布:“接下来的时间,大家可以Shuntbumps。”

“Woo-Hoo!”“太棒了!”“万岁!!”

格兰芬多尤其兴奋,赫奇帕奇一片欢腾,自打体育魔法司将魁地奇中的身体对抗列入犯规,只有分流撞可以释放年轻人的热血。这是源自英格兰的古老游戏,只要把对手撞下扫把,自己不落就算赢。

三六握紧扫把,用力得指节都白了。

陈立扬飞过来轻声安慰:“你等会儿飞低一些,摔下去总归不会太疼,要不,干脆别参加了。”

三六轻轻摇头,所有人都参加的,他不想在追命面前显得很怂。

陈立扬还在帮他想主意:“或者说对扫把过敏?”

谁会对扫把过敏,再说课上那么多次,怎么现在才提。

周围都是兴奋发光的眼神,紧盯着霍琦夫人的魔杖,三六脚踏地面微微打颤。

魔杖一抬,限制解除,他要飞没飞,被冲过来的追命掀翻在地。

“喂喂!”“冠军欺负人啦!”“显摆扫把冲我来呀。”“霍琦夫人,不能让追命用自己的扫帚!”

人群的起哄和笑声三六都没听见,追命贴得很近,鼻尖几乎贴着他的,呼吸落在唇上微微发痒,手臂揽在他腰上,这种姿势搂着自己就像、就像……

三六又想闭眼,追命小声说:“站稳没有,我要松手了。”他慌忙松开扒着追命前襟的手,红着耳尖儿道:“我站稳了你松手吧。”

追命笑着冲他一眨眼,慢慢撤回兜在他腰上的手,把他轻轻放到草地上,回头大声道:“骑普通的照样把你们弄下来!”说罢翻上三六刚才骑的学校标准扫把,干脆利索扫落一人。

三六望着他潇洒的身影,觉得自己思想太有问题了。


图书馆里深棕红色的书柜直通彩绘拱顶,二楼的木栏杆之间偶尔飘过银白幽灵,归还的书籍排队扇着书页飞回架子,也有些不那么规矩,偷偷跑下该呆的地方,凑作一堆窃窃私语。

三六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下巴发呆,散乱的羊皮纸将桌面完全盖住。

窗上叩叩吓他一跳,追命从外面飞进来,靠着他坐下明快笑道:“伸手。”

小巧的黄色鸟儿在他手里扑扇翅膀,可爱极了,三六把手微微张开,金飞贼迅速窜高,拐个直角冲出窗外立刻没影了。

追命靠着他往窗外看:“训练时候它刚好飞过,现在金飞贼很少了,平时藏在禁林吧?”低头去看那一桌羊皮纸:“又在算什么呀。”

三六望着追命的侧脸心猿意马:“天文作业……”

打开的窗子钻进微风,卷起桌角纸页,追命越过三六伸手按住,鬓角碎发蹭在三六脸上,皮肤的温度依稀传来,三六惶惶后躲,起身太急绊在椅子上向后仰倒。

“喂,当心。”

离得这样近,光线里浮动微尘,追命凝望着他,眼里映着他的影子,缓慢地靠近,三六犹豫一下把眼睛闭上。

又是额头碰在一起,“你的脸怎么老这么红,还是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看。”

呜,太丢人了,三六推在追命胸口使劲摇头。

追命声音里透着认真:“不用去看吗?”

谁要去看啊,三六挣扎得更厉害,可是起不来。

“那我给你治一下试试。”

三六眼睛倏地张大,嘴上触感软得不真实,阳光把追命低垂的睫毛染成金色,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把眼睛闭上,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张开了嘴,一吻结束喘得停不下来。

追命皱着眉头托着他下巴研究:“好像更红更严重了,接着让我治么,还是去看旁弗雷夫人?”

三六扶在他胸口轻声说:“你治就好……”



--

THE END



评论(59)
热度(243)

© 光の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