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星记 中

HP AU

Billx简溪 / Benx左博

[这脑洞有毒]

--

黑湖水影在切斯特菲尔德沙发上幽幽晃动,烛油顺着细长白蜡缓缓流下结出优雅烛花,此时的城堡还在沉睡,走廊上连个幽灵都没有。

“吱嘎嘎嘎——”

合叶响声熄灭在消音咒里,昏暗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恢复静谧,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悄声无息走下石阶。地牢旁边的石壁上凭空出现一道门,有人通过之后迅速消失。

那身影在地下甬道急行几步、跑起来,七拐八拐,冲进一间弃置的教室,“哥!”

Bill收起手中把玩的魔杖,甩过赫奇帕奇长袍嫌弃道:“真慢。”

Ben抓住飞来的袍子,随手团成一堆放在进门的饰桌上,将自己身上的小心脱下递给Bill,两眼放光语调兴奋:“何翰、安逸尘他们懂得好多!”

Bill完全懒得接话,巫师袍随意搭在肩上,伸手扯下Ben脖子上银绿相间的领带,几下挽个半温莎,错开他向门口走去,袍角随着步伐荡起,墨绿色的衬里丝光流淌。

Ben追着赞叹:“哥,你好帅阿。”

Bill脚下一顿,看见这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耍白痴就来气,烦躁地加速大步离开。

Ben摸摸鼻子,抖开长袍学着哥哥的样子批在肩上,走到厨房旁边的窄道尽头,有节奏地敲开木桶,爬进圆形甬道。

同样位于地下,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和斯莱特林的风格截然相反,阳光从圆圆的顶窗撒进来,将房间照得温暖明亮,黄铜油灯里火焰雀跃而欢快,塞得鼓鼓的维多利亚沙发上堆满明黄软垫,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在陶土盆里打着哈欠,只要进来就会觉得舒心放松。

Ben溜回宿舍,扯开一张四柱床的帐幔扑进去。

左博一头软毛散在枕头上,人躺成大字,被子踹得乱七八糟,横出一角盖着肚皮,睡裤卷得老高露出一截白腿。

Ben戳戳他脸蛋,指尖沿着光洁的额头画到挺翘的鼻尖,想着昨晚听来的技巧,慢慢凑过去,印上淡粉色的唇瓣,撬开齿关勾住柔软的舌头轻轻舔弄。

“唔……”左博抬手挥挥偏头躲开,嘴里咕哝一声抱怨,翻身拿背冲他。

疑?这个反映,怎么跟斯莱特林的学长们说的不一样啊,莫非吻的不够?哦,早安吻好像是要吻的人醒过来才算数,他摸摸左博后脑勺睡得乱翘的头毛,把人扳回来再次吻住。

左博在缺氧中转醒,感觉有东西在嘴上啃来啃去,堵着他呼吸不畅,睁眼费劲聚焦,皱着眉头推Ben:“你干嘛……”

明显不高兴的表情和‘从羞涩回应到主动迎合’差得更远了,Ben碰碰左博的鼻尖小声问:“不喜欢我亲你吗?”

左博依稀觉着这个问题很重要,然而大脑无法运作全身都在抗议,嘴巴动动没发出声音,接着睡死过去。

Ben怔在那,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夜谈会里没提呀……他盯着左博的睡颜没办法,拿指头卷落在枕头上的碎发,玩一会儿困意涌上,也睡着了。

于是,等到简溪神清气爽地醒过来,拉开帷幔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:昨晚搂着自己入睡的Ben,一脚支在床外,一只脚压着幔帐,趴在左博的床上,搂着左博的腰,贴着左博的脑袋,睡得正香。



TBC



[矮马]

评论(53)
热度(112)

© 光の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