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启邪][学长番外] 军训 2

服了你们,现在有地方点了

嫌短小我就去净身_(´ཀ`」 ∠)_

--


张启山食指轻弹,两包烟停在牌桌中间。

吴邪错开自己两张牌,四指压住拇指带起来斜着看看,往前一推。

他旁边的人满脸志在必得,拍下六包喊:“加!”

后面两位摇头靠到椅背上,意思是不跟。

张启山用和刚才完全一样的动作弹过四包。

那人还加,他接着跟,如此几个回合那人叫牌。

荷官翻一张撤一张。

张启山伸手一推平平道:“all in.”

牌桌上的视线集中到剩下那人,那人脑门出了点儿汗,不知是热的还是紧张的,脚尖点地带着膝盖抖动,满脸严肃地搓起自己的牌压着看,又去看张启山。

张启山姿态闲散,每轮都这样,越打越让人觉得深藏不露,摸不清他虚实。

那人几次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,最终气势泄了把牌一推:“fold.”坐一会儿突然问:“哎,你刚才什么牌?“

张启山淡淡抬起眼。

“随口问问。”那人讪笑着摆手,摸起桌上一盒烟递过去:“哥们儿牛逼啊,真·扑克脸,哪所学校的?”

荷官把牌划拉到一起快速切洗:“傻逼内烟已经不是你的了。”

“忘了忘了。”那人笑着冲外喊:“老板再来一条中华!”

小卖部老板端着不锈钢盆用肩膀顶开帘子进来:“好嘞!哪桌要的西瓜!”

扣牌里的一位招手:“就我们桌儿。”

台布掀起来露出四角可以收回去的铁腿折叠圆桌,老板把盆撂下,指着套外面那个空的说:“瓜皮别乱扔啊。”又问:“纸麻将打不打,还有三国杀。”

旁边桌的插话:“西瓜也给我们来一个,哎,您这空调怎么不管用啊,加台风扇成不成?”

这么多所学校逃军训的不会只有他俩,转天都汇小卖部里了,老板英明神武,过了集合点儿进来的直接往后堂引,里间支了牌桌,墙上贴着餐饮单,靠边儿还有一箱翻得很旧的漫画,粉纸上写租几天多少钱,都是古典名著,《龙珠》《幽游白书》《灌篮高手》《机器猫》什么的。

吴邪伸个长长的懒腰靠在椅子里自言自语:“没劲。”

桌上另一位啃着西瓜搭茬:“什么有劲啊,凑合凑合得了。”

再往里一位长叹一声:“十四天啊啊啊啊啊啊,我已经要死了!”

张启山起身,吴邪眼睛跟着他,看他拢一捧水撩到脸上,水珠流过鼻梁嘴唇沿着下巴滴落,他用手背扫两下,抖到地上,一甩刘海,抻平上衣。

这人穿军装真好看。

张启山撑在他椅背上悄声问:“想出去走么。”

吴邪眼睛亮了亮,赢的烟一人两包推给牌友:“困了,回去睡会儿。”

“教官巡完房了么。”

老板端着另一盆瓜进来:“这会儿肯定完了,他们快着呢。”

吴邪跟着张启山,七拐八拐到个没门岗的窄铁门翻出去,带一包烟,剩下的卷塑料袋里压石头底下藏墙根草丛里,张启山径直往山里走,搞不懂这家伙怎么熟得跟自己家似的。

“这地方你常来?”

“小的时候,那边山头绕过去有坦克实验场。”

“这边呢?”

“有条溪。”

说是溪,宽的地方超过几十米叫河也不为过,他们沿着溪岸逆流往上游走,越往上水越浅,清澈透底,冰凉冰凉的摸上去很舒服,有的地方岩石错落看起来可以过到对岸。

他想试试。

“过不去,中间有一块距离太宽,往上走有能过的地方,还有草坪。”

吴邪站在第三块石头上,几乎在溪流中间,再往前果然有地方隔开了过不去,跳回来说:“这你都记得。”

张启山笑道:“掉进去过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摔破了腿和手。”

这种距离,张启山踩着水面飞过去吴邪都不会奇怪,摔里头反而想不出什么样,要笑没笑的被他压到树干上吻住,变笑边推,笑着亲一会儿搂住张启山脖子,剃短的发尾扎在手心有些痒,手滑到衣领,拽着他前襟,唇齿交缠中习惯性解开颗纽扣。

张启山贴着他低笑:“想打野战么。”

吴邪迅速推开他:“打的还少。”

对方拉着他手往下。

“哎、你、靠!”吴邪挣扎要躲,胳膊被他捏着反剪到身后被迫仰起脖子。

张启山鼻尖贴过来,顺着他下颌线闻到喉结轻声问:“摸着什么了?”


>>>有地方点行了吧<<<



评论(42)
热度(266)
  1. 凌无妖光の鱼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光の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